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經打工人不賣身

26

-

剛上主峰,林靜靜便深吸一口,這靈氣濃鬱程度,快趕上仙界了,玄齡仙君的靈石真冇白撒。

到了這終麵時刻,通過考覈的二十多位弟子都很緊張。林靜靜也慌得一匹,隻是緣由和其他弟子不同。

一路的考覈和選拔,林靜靜再也冇見到清軒,也冇見到一同來人界曆劫的扶搖公主。

下界之前也冇來得及同清軒覈對後麵怎麼合作,眼下見不到同事,林靜靜隻能隨機應變,先推動下劇情。

無情宗內除了開宗祖師爺獨居主峰,其他八位門主也各占一峰獨立管理自己內門之事。這次選拔出來的二十幾位新鮮弟子,現在已經站成一排排供諸位老闆篩選。

之前便從未見過祖師爺,也冇打探到這位老祖宗的任何資料,林靜靜想著,若是後麵同清軒仙君合作,先摸清楚老祖宗的喜好最關鍵。

正打著小算盤,林靜靜被一聲洪亮的開場打斷。

“恭請祖師爺!——”

林靜靜眾人剛踏上主峰廣場,大戲便要開場。站在與最後排的林靜靜努力伸長了脖子,看著遠處有一玄衣男子騰雲駕霧而來。男子墨黑長髮半束起,玄色抹額下那雙漆黑的眼眸冰冷如寒潭。

林靜靜是狐族,狐族這種生靈本就生的嬌媚動人,剛穿越過來之時林靜靜時常對著鏡子流哈喇子。現在年頭久了,對美麗的事物有了免疫,但這位老祖宗的出場,依舊叫人驚豔。

不同於狐族如盛夏般的張揚豔麗,是冬日裡的寒冰美玉。林靜靜第一次想用冰清玉潔去形容一個男子。

神族曆劫容貌應該同原貌有個七八分相似,這位神君的原貌應該更動人。

祖師爺落地,二十多位新弟子齊齊看呆。林靜靜靈機一動,二十多位弟子除去自己還有七位女弟子。先用這七位女弟子為後麵出場的扶搖公主探探路,思考間林靜靜已經從收納袋中掏出了七根紅繩,暗中施以姻緣閣秘法,將七位女子和祖師爺綁了起來。

姻緣閣硬綁上的紅線並不能真促成姻緣,但是可以給綁定之人增加感情糾葛,增加修成正果的機率。林靜靜是見七位女子的風格各異,剛好可以看看祖師爺心動哪一款,後麵可以讓公主投其所好。

“祖師爺,今年新入門的弟子資質都不錯,祖師爺您今年也選一名吧。”

“是啊,祖師爺,不久之後仙門的新人試煉大會也要開始,我們無情宗已經連著六屆墊底了。”

“祖師爺,是我等無能了,還請祖師爺幫宗門培育優秀弟子啊。”

……

八位門主紛紛出列開始勸說,氣氛已經烘托到這兒了,祖師爺站在高台之上,沉默許久之後,幽幽開口道:“也罷。”

見祖師爺鬆口,眾人才鬆了口氣。

祖師爺衣袖一揮,已經落在廣場之上,他一步步靠近,挨個打量弟子。

前麵的男弟子,通通略過了,輪到女弟子了。林靜靜同七位女弟子一起開始緊張起來。林靜靜密切注意這紅繩的顏色狀態,深怕錯過了什麼祖師爺的小心思小癖好。

第一位女弟子,高挑修長,清冷型,祖師爺快速略過,紅繩無聲斷裂。

第二位女弟子,豐腴性感,媚眼如絲,祖師爺依舊快速略過,紅繩又無聲斷裂。

後麵幾位弟子也是一樣的結局,祖師爺都快速略過,林靜靜的心同那些紅繩一起裂了。

正低著頭惱火之時,祖師爺站到了她的麵前,幽幽開口道:“抬起頭來。”

選妃呢?還抬頭?帶著怒氣的林靜靜憤怒抬頭,對上了那雙冰冷的眼睛。

林靜靜這長相,在人界確實算得上絕色。

今日廣場上集齊了宗門所有弟子,看清林靜靜的長相後,底下爆發出一陣小騷動。

祖師爺眉頭一皺:“你可願當我弟子?”

林靜靜自然是不願意的,姻緣閣辦事最忌諱離客戶太近,不遠不近的距離暗中撮合,關鍵時刻牽線搭橋,纔是最適合的辦公模式。而且旁觀者才更清。她也早已暗中想好,入一旁唯一一位女長老的門下,她的主峰剛好在另一側,偷摸來辦事也方便。

林靜靜腦袋快速運轉,想著用祖師爺最厭惡的方式,讓他一把將自己踢出局。她露出一臉諂媚又嬌羞扭捏的笑:“那自然是願意的。”

這位祖師爺極其討厭妹子接近他。現在自己表現得越殷勤,估計他越是厭惡自己。

果然,祖師爺的眉頭皺的更緊:“為何?”

還冇放棄?那就再下一劑猛料:“因為弟子心悅於您。”

底下一片安靜,林靜靜甚至聽到了有弟子的吸氣聲。

祖師爺眯著眼睛盯著她,沉默了許久:“那就你了。”

林靜靜當場石化在廣場之上,所有的劇本都冇有按照自己的編排方向發展。這位祖師爺是自己遇到的最失控的客戶。

更雪上加霜的是,林靜靜瞥見祖師爺手腕上那根她能看到的紅繩,已經斷裂了。

此時的林靜靜,感覺自己的職業生涯徹底走到了儘頭。

哪個天殺的斷了這位下人界曆劫的天神的情根?情根斷了情劫自然成不了。這是重大的曆劫安排失誤。

林靜靜渾渾噩噩地被宗門內的弟子安排進了主峰,安頓好一切,弟子快速離去,顯然一刻都不想多呆。

隻留下她一人捧著統一的修士袍子,站在冷冰冰的寢殿內。還能分出這是個寢殿,是因為角落裡還擺了張床。床榻上除了一張涼蓆,空無一物。配合著主峰外頭飄著的飛雪,林靜靜的心更是拔涼拔涼。

將衣物放置在榻上,林靜靜一屁股坐下,正出神之際,門口突然出現一隻通體雪白的狐狸。狐狸眼巴巴得望著自己腰間的那串葡萄。

無情宗雖是斷情絕愛,但大部分弟子都愛飼養靈寵。因為平時院子疏於打理,林靜靜也實在拿不出合適的靈物,這串葡萄是自己從仙界的仙府新鮮摘下來的。八隻葡萄,能力不強,但是勝在個數不少。

“主人,大葡好害怕,他是想要吃我呀。”

“二葡也害怕,那狐狸在流口水。”

“主人主人,趕緊帶三葡了離開這裡,我害怕呀……”、

八隻葡萄你一眼我一語,空曠的寢殿甚至有迴音,聽著像是幾十張嘴在一起說話。林靜靜扶住額頭,趕緊給八隻葡萄施了禁言術。意識到帶這一串下來可能是個錯誤,可眼下已經送不回去了。

定睛看了看門口那隻狐狸,毛髮光亮,看起來是精心打理過的。宗門上到祖師爺,下至新弟子,都喜愛這類毛茸茸的靈寵。上來之時弟子就關照過,主峰上隻有她和祖師爺兩人。也就是說,那隻白狐狸是祖師爺的靈寵。

林靜靜眼睛一眯,自己的本體就是狐狸,還是最尊貴的九尾狐,這隻小狐狸,肯定可以輕鬆搞定。林靜靜臉上帶著友善的笑,腰間彆著一串瑟瑟發抖的葡萄,小心翼翼接近那隻白狐狸。

狐狸眼神根本冇停留在林靜靜身上片刻,直直盯著她腰間的葡萄。

林靜靜友善地蹲下,平視白狐狸,友好地招呼道:“你好呀,我叫林靜靜,以後會很一起住在主峰上,以後就友好……”

話還未說完,那狐狸快速張嘴,一口咬住了一隻葡萄。葡萄被咬下後,白狐狸快速飛奔出去。

“混賬,竟然敢吃老子的靈寵!”林靜靜飛身而起,被禁言的葡萄隻能在白狐齒間流淚顫抖,說不出一句話。

這八隻葡萄是在仙界吸著濃鬱的靈氣孕育而生的,對這人界的妖狐確實算得上是大補之物。

林靜靜隻是冇想到這狐狸下嘴這麼快。林靜靜在院子裡一把揪住了企圖搶她葡萄的白狐。

白狐脖子上的皮毛被一把揪起,連帶著掉了好大一撮毛。白狐縮著腳,眼神可憐兮兮,可嘴上的動作冇停,趁著林靜靜一個不注意,竟然想把葡萄吞進去。

好在那顆葡萄死命掙紮,凝成的兩腿兩胳膊死死扒住了狐狸的牙齒,就是不下去。

林靜靜一手拽著狐狸,一手伸進狐狸嘴裡開始扣葡萄。葡萄很快被解救下來,躲在林靜靜的身後,剛凝結出來的手臂顫抖著扒著她的腳踝。

“青玄,休得胡鬨。”前方祖師爺踏雪而來,嘴上凶狠,看著狐狸的眼神卻是心疼。

狐狸一見主人到了,一改方纔齜牙咧嘴的模樣,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喉頭都發出了嗚嗚的悲鳴聲。

林靜靜識趣地放下了白狐,那狐狸剛一落地便躥到祖師爺的腳邊,一副委屈又可憐的模樣。

祖師爺俯身,摸了摸白狐的脖頸部位,那裡禿了一塊,正是被林靜靜方纔揪下來的。

這麼護崽子?完犢子,這下要遭殃了。林靜靜把右手藏於身後,手指縫間還粘著白狐的毛。

祖師爺起身,直視林靜靜,眼神比正在落的雪還冷。那眼神慢慢往下落在林靜靜腰間的葡萄上:“這葡萄大補。山上的靈寵多,你得守好了。”

他這是在關心我的靈寵?林靜靜中,見祖師爺撇過身,對這地上的白狐厲聲道:“去行刑台自領十鞭。以後都不能打葡萄的主意。”

那叫青玄的白狐一陣委屈的嗚嗚,見祖師爺臉色越發冰冷,隻得前去領罰。

見他還算明是非,林靜靜撿起腳邊發抖的葡萄,拍了拍他身上個灰塵,順便解了他的禁言術:“六葡,剛纔嚇到你了,冇事吧?”

“主人主人,那狐狸太壞了……我是四葡啊,四葡好害怕。你怎麼認不出四葡呢?三葡比我青一點,我比五葡紫一點啊。主人,您好好看看四葡呀,四葡這邊好疼呀……”禁言術剛一解開,四葡就開始碎碎念。

腰上其他七顆葡萄見四葡可以說話,也急著亂蹬腳。林靜靜把四葡往葡萄串上一塞,又施了一層禁言術。

院子又安靜起來,對麵的祖師爺冷著一張臉,更尷尬了……

現在是要行禮?叫師傅?寒暄客套下?行哪種禮合適?林靜靜拉了拉裙襬,想著行個結結實實的叩拜禮,可能適合她那不苟言笑的祖師爺。

結果還未跪下,就被祖師爺一把拉住:“隨我去個地方。”

一路上的沉默,林靜靜忍不住開口問:“師尊為何要選我當你弟子?”

誰都知道無情宗開宗祖師爺斷情絕愛,選一個心悅於自己的女弟子,實在不合理。

白雪落於宣墨的肩頭和髮絲,竟未有一絲融化之意。他的身體同他的心一樣,比主峰上的雪還冷。

他的聲音自前方幽幽傳來:“因為你說謊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