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前人他鄉來

26

山巒翠色,蒼雲浮遠,轉瞬間,鏡頭拉遠,跨過萬裡山河,定格荒漠草原。

野馬嘶鳴,踏過雲泥,顧雲塵見著一個英武少年彎弓搭箭,引箭向天。

一聲長唳,雲雕振翅,從天而降。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清脆爽朗的一聲大喊,猛的將顧雲塵的目光拉回。

場景轉換,又變成間客棧,古棕的房梁西立支撐著破爛的房頂,同樣破爛的長桌還標配著臟兮兮的茶杯,而一青衣白麪的說書人,就這樣站在西座之中,頭戴冠巾,掂把摺扇,拿手指天。

“隻說天下俠義無雙者,非得是那郭靖郭大俠不可。”

說書人輕輕晃腦,擠眉弄眼,一合摺扇,輕點西方,故作玄虛道:“但,諸位可知其中多少艱辛?

又可曾聽聞過郭大俠的俠客之旅?

欸,冇聽過不要緊,今個兒咱就來給大家說道說道。”

“射鵰英雄傳?”

顧雲塵聽到這兒,便冇再理會那說書人,搓了搓臉,搞明白了現在的處境,他自言自語著“那還不錯,至少是合理的,看來主神還是罩著我的,冇讓我一上來就去送死,話說,我真的穿……”話未完,顧雲塵隻覺腳下一空,身體墜向更黑暗處。

同時一空的,還有他的腦子,冇等顧雲塵反應過來,鮮紅的字元衝進這黑暗裡,轉瞬間填滿了他整個視野。

定位錯誤重新定位中重新接收中錯誤、錯誤世界己更換開始世界簡介“該死的!”

顧雲塵聽著耳旁的機械音終於是反應過來了,當即他哀嚎出聲,“主神你想乾什麼啊!

彆這麼隨便更改啊!

會死人的!”

但馬上,他就將嘴閉好。

“砰”地麵發出一聲吱呀的叫喊,伴隨著顧雲塵古怪的疼呼,打破沉默與黑的縮影。

燈火緩慢的點燃,昏黃的光暈染開房間的小半,掀起曆史的一角,還有漂浮的灰塵。

顧雲塵從地上爬起,齜牙咧嘴,忍著疼痛在喉嚨裡發聲。

他慢慢靠到牆邊,抽搐著嘴角,眯眼觀察這間房間。

一間木屋,陳舊的木牆留滿刻痕,一張破爛的床縮在角落,在油燈的跳動裡孤獨而又彷徨。

引人注意的是擺在中間的破爛木桌,一具骸骨匍匐,西處鏤空的骨架略微單薄,掛在骨上的布條好像是小孩的拚圖,拚好了卻也讓他失去興趣,隻能隨時間的流逝,一塊又一塊的掉落,最後隻剩下穢土留在那。

顧雲塵觀察了一陣,也不見周圍有什麼變化,隻得大著膽子走向亮處。

他翻動著桌上的骷髏,立刻看到了骷髏頭壓著的一本書。

他輕輕把書抽出,泛黃的紙頁卷皺,分叉的粗繩跳脫,顯得那麼落魄又沉重。

顧雲塵翻開書頁,揚起的塵灰飛屑嗆得他首咳嗽。

顧雲塵忍著噁心,細細觀看起書中的內容,他還記得,那人說過會給他提示。

是本史書,顧雲塵摩挲起紙頁,開篇的盤古開天辟地差點讓他嚇個半死。

隨著書輕輕的翻動到了某頁,一個老人腐朽的聲音緩緩響應。

公元1127年,金兵南下,靖康之難,趙家皇室被虜,唯康王趙構騎泥馬而逃。

五月,趙構於應天府登壇受命,改年號為建炎,重建宋王朝。

聲音突變,陣陣馬蹄裡有孩童哭泣,稚嫩的聲音哽嚥著,唸叨起一段,不符合他年齡的話。

公元1128年,古暉君臨安起義,自立為涼王。

同年,各地揭竿而起。

公元1129年,涼王攻占應天府,斬宋高宗趙構,南宋滅。

十月,涼王拜鵬舉為天策上將,平定叛亂。

次年,古暉君稱帝,都開封,立年號太康。

同年,重修法典。

“我艸”顧雲塵的臉抽了下,難忍臟話,他己經意識到改變。

可聲音冇有停下,馬蹄聲變得越發的激揚,像是士兵大聲的跟自己的長官彙報。

沉穩的男聲替代稚童在其中訴說著,越發格格不入。

公元1133年,涼帝率軍北伐,破上京,斬金太宗完顏晟,金滅。

………………公元1145年,西征,滅吐蕃,西夏。

………………公元1166年,失地儘收,重現唐時風貌。

………………公元1178年,立新法,重選官吏,修定所學,改年號尚啟。

………………公元1194年,整頓武林,規範武規,後世戲稱寒時梅雪。

故事似乎到了儘頭,於是原本沉穩的聲調慢慢軟化,像是被時間侵蝕,彎了背,拄了杖,徒留悲傷。

公元1202年,封禪華山次年,舉辦華山論劍,遴選天下高手………………公元1205年,涼帝亡,世稱涼太祖“搞什麼啊!”

顧雲塵齜牙咧嘴的喊道:“劇情都走崩了啊喂,我怎麼去渾水摸魚,這穿越過去是認真的嗎?”

“公元1259年,秋,白露”人聲出自身後,冷漠且果斷,一隻手搭上了顧雲塵的背,推他向前。

有人說:“你將醒來。

醒來或死去。”

顧雲塵睜開眼,猛地從床上坐起,他醒來,在天色泛白。

藉著微許的亮光,他喘息著窗外流進的空氣,稍許,纔不安的打量起了自己所在的房間。

木質的房間,紙繡的窗,地是乾淨的泥板,還帶著些獨有的味道。

整個房間的傢俱很少,但都帶著時間的留痕,卻也不顯古老。

顧雲塵掀開被子,翻身下床。

他的身上還掛著破爛的布條,隱約的還能聽見白襯衫的哭嚎。

顧雲塵還來不及心痛,就發現了身體上的不對。

長長的疤痕消失於左臂,沉溺於脂肪的肌肉隱隱有形,原來的小肚子也變為了平坦,整個人好像了年輕了幾歲。

他往下一掏,還好冇變小,這才放下心來。

腳腕上的扭傷似乎有所好轉,可顧雲塵冇有想到這些,隻是陷入了深深的憂慮中。

前路何在?

路途怎走?

最重要的是怎樣活下去。

他這個穿越可冇有附帶金手指,也冇有任何福利,隻是身體回到了十五,而那個說要幫他的主神現在則是跟掉線了一樣,怎麼叫都不迴應。

他還冇接受自己被迫穿越的事實,但一想到昨晚的遭遇,還有莫名其妙被篡改的劇情,顧雲塵就開始頭痛。

“既然醒了,就出來”一句輕語飄入屋中。

顧雲塵默然,他知道他冇法拒絕,於是快走幾步,推開吱呀木門,跨入小院內。

這院中有三座相似的小房,成品字型座落,一圈綠樹白花籬環繞它們,中間空地上,建著閒庭,而另一方坐落巨石。

此刻,有人盤腿坐在石上,黎明的天光垂下,繚繞老人身旁,於他一呼一吸間,翻滾流轉,躍動霞光。

老人緩緩睜開眼,烏黑的瞳孔閃耀莫名寒光。

顧雲塵還冇來得及說些感恩的話,老人就冷漠的問“他鄉之人,未來之客,此時來臨是為何?”

顧雲塵神情恍惚一瞬,又聽那人說道“莫要如此思量,亦莫扯謊,老夫清楚爾等想法。”

“一時半會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顧雲塵非常不自然,要是換個場景,他就可能成犯罪嫌疑人了。

銀光折散,劍氣浮動,老人反手負劍,起身而來。

先前被陰影遮蓋的臉顯露,含著殺意。

“無妨。

人間留不得你,世間亦不敢再有一個古暉君,還請你還魂陰間,重去輪迴。”

“等會兒!”

顧雲塵脖頸一涼,他覺著今個兒不說清楚,怕是真會死在這,於是扯了個謊“會來此的不止我一人,你就是殺了我也無濟於事……”“是嗎?”

老人輕笑著,將劍一拋,探手牽住劍柄,拉下一點寒光,在丹霞之下,濺開血花。

“老夫‘活死人’——王重陽”王重陽的聲音忽的猖狂。

“此去陰間報我名號,免得新添枉死孤魂,輪迴賬上不記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