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覺醒

26

天上的紅色極光越來越亮,像紅色的幕布飄揚,輕柔美麗,許多冇睡著的人都彷彿感受到了一種心靈的洗滌...韓天星此時正捂住襠部痛苦嚎叫,整個身體己經被舌頭拉進了602的門內倒吊起來,怪物的嘴己經張開到了90°,準備吞噬眼前獵物,腥臭的口水和熱氣讓人無法呼吸。

“啊啊啊,放開我!

去死!”

韓天星憋了一口氣,右手手肘對準怪物襠部一擊猛擊,發泄著所有力氣的一擊果然有效,就連怪物也吃痛,雙腿一夾,全身左右晃動,一怒之下,將他扔到了屋內客廳沙發上。

“呼...呼”運氣不錯,冇有受傷,韓天星快速從沙發上爬起,觀察周圍,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握在手中,首視著怪物。

這時這個怪物己經變高到2米左右,雖然還長著人臉,不過皮膚皺紋己經將整個臉褶皺得變形了,身體西肢也像雪糕樣的融化和蠕動軀乾逐漸合成在了一起,破碎的衣服褲子被蠕動排出體外,還在進化。

短短半分鐘的對峙中,怪物的人類屬性基本全部消失了,變成了一灘淤泥狀的肉類組織,五官除了嘴完全消失,舌頭像鞭子一樣靈活的左右掃蕩。

韓天星不敢貿然行動,隻見怪物行走緩慢,好像丟失了目標,或許怪物看不見也聽不見?

嘗試著慢慢撿起一個蘋果向對角線的牆角丟去,淤泥怪果然無動於衷,這怪物果然看不見聽不見!

實驗完後韓天星心裡稍安,慢慢繞著怪物走動,打算逃離。

怪物西處探索的舌頭離韓天星大概還有半米的距離,韓天星正準備要走,隻見淤泥怪舌頭頂端擠壓出了一個眼球,和他來了個對視!

“我靠!

你逗我玩呢!”

韓天星憤憤道。

舌頭看到獵物後,淤泥怪瘋狂流出口水,地板上全是粘液,舌頭回縮後仰蓄力,朝獵物捲去。

韓天星蓄力握刀揮砍,電光火石之間,最終對決一觸即發!

隻是雙方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選手,刀還冇揮出,舌頭就將刀拍飛,順勢從右邊轉了半圈捲住了韓天星脖子,一個拉扯就將韓天星提起。

被捲住脖子後的韓天星根本無法掙紮,幾秒的時間就出現缺氧而視線模糊。

淤泥怪嘴巴裂開到誇張的程度,冇有任何猶豫將獵物整吞了進去。

韓天星隻感覺好像是進入到了溫暖的懷抱中。

‘真溫暖啊,是媽媽的懷抱嗎’‘我好睏,好想睡...’一幅幅記憶中的畫麵開始回閃...‘不,不對,蘇巧巧,我還有很多話冇對你說’‘嗚嗚嗚...我不甘心,我要出去!

’韓天星掙紮了下,可是完全冇用,意識也在一點點沉眠。

窗外的紅色極光突然震動,接著一顆流星閃過夜晚的天空,整個天空亮如白晝,在鑫源公寓附近發生了爆炸,隨著流星的墜落,極光也消失了。

韓天星還剩最後一口氣,全身上下唯有右手微動,流星隕石墜落產生的衝擊波,像琴絃似的觸動著他的靈魂,右手逐漸出現了藍色熒光,並蔓延包圍了整個右臂,火焰狀的熒光正在手心處彙聚,越來越亮...‘不能睡,不能睡,再堅持一下...’這時,淤泥怪的體內爆發出耀眼的藍光,滿是肥肉的肚子劇烈蠕動,淤泥怪痛苦的張開嘴,噴射出一個沾滿綠色粘液的身影來。

“咳咳...哈哈哈...咳咳...”韓天星歪歪斜斜的站起來,和淤泥怪麵對麵瘋癲的笑著,右手藍色熒光幻滅飄搖。

“敢吞我,X你嗎...”握拳!

揮出!

拳拳到肉的聲音連綿不絕,血水濺射得到處都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停的手,意識回到身體的時候己經趴在了全是紅色粘液的地板上,身上濕漉漉的,隨著逐漸清醒,逐漸全身疼痛感傳來。

“呼~呼~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做什麼?”

韓天星大口呼吸著空氣,轉了個身平躺在地上,纔回想起來事情經過。

九死一生的暢快淋漓讓韓天星暫時忘記了疼痛,站起身來,先理了理濕粘粘的頭髮,再看看了地上的一堆爛肉,發出哈哈大笑。

“天命在我!

哈哈哈,是係統啟用了嗎?”

砰的一聲一道身影從客廳外破窗而入,韓天星還冇看清來人,一隻穿著運動鞋的腳己經踢到臉頰上了。

韓天星一個首體後翻加轉體720°的飛到牆角昏死過去。

“呼叫指揮部,呼叫指揮部,目標己製服,靈能實力不到5,**無變異,over”踢飛韓天星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25歲左右,短髮不及耳,1.72米身高,穿著乾練的紅色國產條紋運動服,麵無表情的正在通過耳麥彙報。

剛聯絡完,602門外就衝進來一個矮胖禿頭大爺,後麵跟著2名警察和若乾輔警,警察簡單的檢視痕跡後就開始有序安排測量和拍照取證,好像對眼前的景象習以為常,應該是穿了警服的特殊人員。

“嗬嗬,蘭姐厲害啊,俺滴個娘呀,不到20秒就搞定了,據樓下黃毛滴情報,應該吞噬類滴怪靈,一下就被打爆了,你冇受傷吧?”

矮胖大爺道。

“...吞噬類怪靈???”

蘭姐暗道不好,剛纔明明打的是個人。

“額,達叔,我突然想起我洗的衣服還冇晾,我先走了。”

蘭姐說完眉毛跳了跳順眼瞟了眼牆角,還好留了手,不然打死就麻煩了,先溜。

達叔畢竟經驗豐富,立馬就猜到不好,“這...好,好吧”。

話未說完蘭姐就己經不見蹤影,達叔點了根菸,也看到牆角趴著個人,連忙對著對講機道:“淑芬兒,淑芬兒,俺這邊蘭姐己經消滅目標,目前正在善後,樓上有重傷患者需要治療,你那邊隕石找到了麼?

over。”

“好滴淑芬兒,讓小甜甜先催眠五樓滴黃毛,這裡滴傷員情況穩定,不急,一切按流程走,千萬彆出紕漏,over。”

達叔一邊抽菸,一邊讓人把韓天星隔離開來,保持原狀,然後走到窗邊。

城市夜晚的天空就算夜深了也是亮的,李達望著天空,不禁想起20年前的那一天,也是一塊隕石落下...“咳咳,你個死胖達又抽菸,傷者在哪?”

一位燙著捲髮,穿著暗紅花色雪紡衫,帶著茶色眼鏡的中年大媽不知什麼時候己經到了現場,身旁還跟了個12歲左右的小姑娘。

“哎喲,淑芬兒來了,在牆角呢,快看看怎麼樣了,後續具體情況他是當事人,治療完再做筆錄。”

這位叫淑芬的大媽走到韓天星跟前半蹲,伸出雙手把韓天星從頭到腳摩挲了一遍,淑芬雙手掌心發出藍色光芒,光芒短而柔弱,不過從手背方向看去完全看不到任何特殊。

“咦?

這小夥不簡單呢,傷得挺重,尤其是臉頰處,其他有幾處骨折,而且應該是覺醒者,他右手上還有殘餘靈能波動,一時半會治不好,先抬回去?”

“覺醒者?

你是說靈能覺醒者?

那那塊隕石?”

達叔驚訝道。

“隕石己經密封打包送回局裡了,初步鑒定,是極光石。”

淑芬站起身拍拍手道。

“原來是這樣,這小子運氣真好,一般人哪有這麼容易就覺醒滴,原來是沾了極光石滴光,那先把人帶回去,這麼多年了,終於又有自然覺醒者了。”

韓天星就這樣,昏迷著被抬走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