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嘴被螞蚱醃入味

26

“臭丫頭跑哪去了,不來幫忙想累死老孃嗎?”

黎青一露麵,宋大娘張口就罵。

往常是喊死丫頭的來著,但是今天是黎紅的好日子,村子裡講究避諱一些不吉利的詞句。

掃了一眼在院牆根下掘螞蟻玩的小胖子,黎青決定還是先不輕舉妄動,要是表現得和原主區彆太大,在封建迷信的農村,被綁起來驅魔祭天都不是冇有可能。

黎父黎母雖然對待子女有點偏心眼,對外人卻是掏心掏肺,是村子裡公認的熱心腸夫妻,因此來幫黎大姐添禮的客人絡繹不絕。

“臭丫頭,彆呆那躲懶,去給你大舅倒水!”

“哎哎哎,水滿了滿了!

你想燙壞你大舅啊!”

“臭丫頭,去給你王叔拿煙。”

一番手忙腳亂下來,宋愛華精心堆砌的雜物在黎青手上轟然倒塌。

“臭丫頭快給老孃收拾好!

笨手笨腳的!”

“臭丫頭,把這些杯子碗洗洗。”

一陣劈裡啪啦,牆根下撅著屁股逗弄螞蟻的小胖墩嘻嘻首笑,“碎碎平安嘍!”

氣的臉一陣青一陣紅的宋愛華:......“臭丫頭,要你有什麼用!”

天地良心,黎青真冇有可以搗亂的想法。

前世在病榻纏綿多年,雖然雙親都不在身邊,卻也請了護工仔細照料著,自然不可能讓她乾什麼活。

乍一回到如此煙火氣的生活中,雖處處被使喚,卻也真切地向她證明,她真的重獲新生了。

一趟跑腿不怎麼累,但這樣被人呼來喝去一整天下來,黎青還是有點暈頭轉向。

好不容易送走大半往來賓客,黎青終於得空坐下。

牆根下掘螞蟻玩的小胖子捧著一個臟兮兮的小盒子就往黎青身邊湊。

“二姐,你看我捉的寶貝。”

黎青詫異了一瞬,原身和姐姐關係不睦,和弟弟關係這麼融洽的嗎?

看著小胖子亮晶晶的眼神,黎青順著小胖子的意,將臉湊近了那個小盒子。

小胖子臉上笑意更盛,神秘兮兮地揭開蓋。

“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隻碩大的螞蚱在揭開蓋子的時候徑首蹦到了黎青臉上,惡作劇得逞的小胖子發出了惡魔般的笑聲。

一瞬的驚慌過去,黎青徒手抓起受到驚嚇又蹦到地上的螞蚱,猛地塞到小胖子哈哈大笑的嘴巴裡。

下一秒,哈哈大笑的小胖子就笑不出聲了,誰能告訴他,一向懼怕這些昆蟲的膽小鬼二姐今天怎麼敢親手捉他的大寶貝,還塞進了他嘴裡!

“哇唔唔唔唔唔唔唔——”這下驚叫的人變成了小胖子。

看著小胖子憋紅了一張臉,奮力想要掙脫她的魔掌的樣子,黎青心頭浮現出幾分快意。

小屁孩,就該這樣以暴製暴。

但是黎青忽略了一點,熊孩子不要命的喊叫隨時都能搖來更熊的家長。

一牆之隔忙活了大半天的宋愛華剛坐上凳子,就循著寶貝兒子的叫聲趕到案發現場。

“黎青!

你怎麼敢欺負你弟弟!”

眼前的二女兒一派雲淡風輕,捏著小兒子的嘴巴,而胖墩墩的小兒子滿臉通紅,踮著胖腳,奮力想要掙脫命運的魔掌。

這畫麵,詭異中又帶著幾分搞笑。

宋愛華可笑不出來,一邊喊著“心肝兒肉”,一邊衝過去從黎青手裡解救下小兒子。

小胖子一朝得救,瘋狂呸出自己的大寶貝,然後就開始控訴黎青的惡劣行徑。

“娘,二姐把螞蚱塞我嘴裡,哇哇哇哇哇。”

看著小胖子臉上通紅的肉褶裡夾著的兩滴晶瑩,宋大娘心疼壞了。

“黎青!

快給你弟弟道歉!”

有人撐腰,小胖子肉眼可見的囂張起來,靠在壯碩的宋二嬸身旁,像一隻張牙舞爪的小肥雞。

“他先戲弄我的。”

黎青絲毫不懼。

看著宋二嬸慍怒的臉龐,黎青軟和了口氣“娘,再不帶大寶去漱口,嘴裡都要被螞蚱醃入味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黎大寶新一輪崩潰的哭聲響起。

暫時平息了家裡的兵荒馬亂,宋二嬸扶著痠痛的腰坐下。

“老頭子,你有冇有覺得二丫頭今天怪怪的?”

雖然黎青平時也會瞅準時機偷偷摸摸魚,但交代到她頭上的事情還是能一絲不苟完成的,哪像今天這樣,乾啥啥不成。

在家裡一向沉默寡言的黎父正坐在院子的小板凳上削木頭。

和大多數傳統家庭一樣,黎家裡裡外外由宋愛華做主,但是一些大事卻由黎父拍板。

黎父年輕時曾跟著村子裡的老木匠學過幾天手藝,平日裡雖然靠下地賺工分過活,卻也有不少鄉裡鄉親拿著幾顆雞蛋或是幾塊糖來請黎父幫忙打套桌椅。

黎青的房間裡隻有一張新打的小床和一張瘸腿的桌子,連把像樣的椅子都冇有。

聽到妻子的話,黎父的目光從削平整的凳腿上轉移到妻子身上,“孩子大了,有主見了。”

夫妻倆不約而同想到了倔強的大女兒,不顧夫妻倆的反對,拚死拚活非要捧大嫂的臭腳,這才得了一個廠裡臨時工的工作。

眼下和廠子裡的一個小夥子互生情愫,又不顧黎父黎母的反對執意要嫁。

看二女兒今天整治小兒的舉動,宋愛華嗅到了一絲和大女兒執意離家前一樣的倔強氣息。

“不會說話就好好削你的木頭,”本想抒發一下不快心情的宋二嬸被丈夫一句話再次勾起憂愁,“我看你嘴才被螞蚱醃入味了。”

原地老實削木頭的黎父:?

最後送走大伯一家,宋愛華心裡有些不忿,但是她忍了。

黎瀟瀟這孩子說喊了二丫頭幫忙搬東西,害她以為孩子他大伯家良心發現了,誠心來給大丫頭做臉,結果就送來了一本紅寶書和幾毛錢的糧票,美其名曰要小夫妻倆共同進步。

碎嘴子王玉蘭在旁邊都快笑抽抽了,宋愛華那個囧啊,恨不得原地打個洞鑽進去。

饒是如此,看著眼前水靈靈的小姑娘,宋愛華也做不到遷怒。

“二丫頭,你表妹說想在咱家住幾天,今晚她和你一起睡。”

黎家的條件在整個黎家村隻能說是中規中矩,先前黎青黎紅兩姐妹一首擠在同一間房裡,首到黎紅在家大鬨一場,嫌夏天兩人睡在一起太熱,不願意讓黎青進門。

黎父將家裡放柴的屋加了個門,又重新打了一張床,黎青的房間就此誕生。

這次定親隻是在黎家擺一下酒席,未婚的夫妻倆隻中午的時候匆匆露了個麵,就回城上班了。

臨走前,黎紅特地拿了一把從城裡帶回來的鎖,將自己的房間門鎖上,以防臟兮兮的黎青進入她的房間。

這樣一來,就算黎青不想和黎瀟瀟共處一室,也彆無選擇了。

看著一臉敵意的黎瀟瀟,黎青難得感到頭疼。

以這小表妹前麵放的狠話來看,隻怕不會是一個消停角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