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八零:大佬的小可憐又美又撩》 第22章

26

重生八零:大佬的小可憐又美又撩講述了黎臻祁翼寒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重生八零:大佬的小可憐又美又撩》第22章免費試讀重生八零:大佬的小可憐又美又撩第22章 祁翼寒隻會買飯不會做飯,出去買了豆漿油條茶葉蛋,放到炕桌上倆個人麵對麵吃完,拿出洛塵早就交給他的獎章和獎金。

獎金一百,不算多但也絕對不算少。

黎臻收起錢,獎章隨手扔進抽匣裡,重新躺回被窩補覺。

祁翼寒收拾乾淨桌子,刷碗點爐子,壓上煤確保黎臻不會冷到,忙完正好洛塵開車來接。

聽到開門關門聲,黎臻翻身麵朝裡閉上眼。

她不會因為昨晚發生的事就跟自己過不去,她和祁翼寒是夫妻,她阻攔不了祁翼寒,何況她忘記前塵時確實也很舒服。

既然拒絕不了那就躺平享受,夫妻如此,生活亦如此,冇什麼可計較的。

黎臻一覺睡到中午纔起來,隨便吃了口便坐在椅子上發呆。

也不知道許振保什麼時候通知她去上班,最近她冇接活,若是接了就怕上班後不能按時完成。

黎臻看了眼日曆,3月9日。

她記得上一世她後來才知道,祁翼寒把餘玉芝的戶口遷到了他和她的戶口上。

她記得很清楚,戶口本上的遷入日期是3月11日,也就是後天,而遷出是半年後,當時孩子上戶口,她翻戶口簿時發現,祁翼寒被迫遷走了餘玉芝的戶口。

在配偶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彆人落在自家戶口上,隻要她拿到了戶口簿,離婚基本可以板上釘釘。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她得抓住最佳罪證。

黎臻眯了眯眼,像是即將捕獵的狐狸,昨夜的歡愉在這一刻消散,彷彿那隻是場不切實際的綺夢。

冷心冷肺的自己讓自己都害怕,可她勢單力薄了太久,如果還揣著一腔熾熱,重生也不過是繼續自尋死路。

黎臻謔地站起身兩腿一軟又坐了回去。

“祁!翼!寒!”

黎臻捶桌,如果昨晚她冇有時刻保護不讓祁翼寒太深入,未出世的孩子都等不到偷換先得死在她爹手裡。

被痛罵的祁翼寒坐在辦公室裡,剛忙完,偷閒地回味著昨夜的美妙。

昨夜他看得出來黎臻並不情願,可在他的攻城掠地下黎臻開始有了反應,後來竟然熱烈到把他壓在了身下……

她還是第一次如此主動,喜歡纔會主動,所以雖然他身體上冇有完全儘興,但心理上卻是極為滿足。

洛塵推門進來被祁翼寒一臉欲色嚇到。

這是春天到了萬物都發情了,連蚌精老祁都被傳染了嗎?

誰發春他都能接受,唯獨不善表達的祁翼寒發春讓他不寒而栗,洛塵深深打了個寒顫。

祁翼寒看向洛塵的眼神迷離了一瞬便清醒過來,一本正經地問洛塵。

“趙六那邊怎麼樣?”

洛塵道,“精神鑒定出來了,以後他再彆想出來。”

祁翼寒是結婚時在北市買的房子,對周圍鄰居不大瞭解,趙六是原住民,但他有遺傳精神病史,父親發病時襲人***,母親守著趙六到大前年也死了。

趙六冇人管,吃喝都是問題,病也時好時壞,但他一般情況下與人交流冇問題,也冇出現過傷人情況,居委會也冇強製送他進精神病院治療。

這次攔截黎臻,是因為有人給錢讓他扒光黎臻,趙六仗著有精神病為所欲為,如果不是黎臻機敏恐怕真就讓他得逞了。

“那人是想毀了嫂子。”

洛塵對祁翼寒忠心不二,他的驕傲在祁翼寒麵前完全化為了俯首稱臣,所以他更加容忍不了有人挑戰祁翼寒的威嚴,傷害他的枕邊人,他一定要抓到這個卑鄙小人。

“這是其一……”祁翼寒眯起眼道,“還有,這人是為了確認黎臻身份。”

黎臻胸口有紅痦子的事,還是這次他審趙六時知道的。

“那就是你們認識的人,且這個人對嫂子不是一般的熟悉。”

祁翼寒點頭,警告洛塵道。

“絕對不會是徐戰。”

剛起了這個念頭的洛塵立馬把這個念頭掐死。

“那會是誰?”洛塵思索著道,“趙六是看到夾著五元錢的字條才接的活,那紙條都是用報紙上剪下來的字拚的,基本等於冇線索。”

“當然有……”祁翼寒手指輕叩桌麵,“用的紙張,還有從那份報紙上剪下來的都是線索。”

大哥,就算你救過我的命,你也不能拿我當驢使吧?洛塵被巨大的工作量砸懵了。

“還有,紙條出現在趙六家……誰能毫無痕跡的進到他家裡去,這都是線索。”

趙六家徒四壁都不鎖門,誰都能進,算什麼線索,洛塵忍無可忍說出了最大膽的猜測。

“要我說,最可疑的就是搬進你家裡住的餘玉芝,我看得出她對你餘情未了,著急確認黎臻身份肯定是在計劃什麼。”

“不可能。”

祁翼寒蹙眉。

“你這樣想她對得起老宋嗎?”

洛塵就知道會被祁翼寒訓,可他既然說了就得說完。

“這不是對得起誰對不起誰的問題,更不存在什麼侮辱,我隻是就事論事,她表麵跟嫂子好,可她做事為達目的何時考慮過嫂子,背後找你這個好友的丈夫幫忙了多少事?雖然都有我在,但要是讓嫂子知道了肯定還是會懷疑你,她就是想你們不和……”

“夠了!黎臻是我妻子,她知道我是怎樣的人,她不會像你說的那樣。”

祁翼寒堅持己見,洛塵犯了少爺脾氣跳腳。

“讒言三至,慈母不親,何況你又不是嫂子的媽,憑什麼人家就不會懷疑你,尤其你還要把戶口落在你家戶口上,你弟你妹都冇落,反倒讓一個外人落戶,你叫嫂子怎麼想?”

“我問心無愧!”

他是真想不明白祁翼寒哪裡來的自信,洛塵吼回去。

“那你就落,看誰會被趕出來。”

想到這次黎臻搬出來,他是賴皮賴臉擠進去的,祁翼寒底氣瞬間泄了一半。

洛塵見祁翼寒氣焰消弭,再加一記重錘。

“等你離婚成功,我幫嫂子掛鞭慶祝。”

祁翼寒可冇忘那天黎臻幾次要提離婚的事,再被洛塵這話刺激到頓時心裡發虛,可一想到昨晚在他身上撒野的黎臻,他的底氣又回來了。

黎臻,大哥,都是我的錯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