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陳正傑就一世人

26

隻見那個野豬張開血盆大口,將要把陳正傑給一口吞下,突然從旁邊的樹叢中鑽出一個黑影,那個黑影閃電一般刺向那個野豬的頭顱,隻見野豬的頭顱被劈開一個大洞,有番茄汁一般不斷往外噴出鮮紅的血液,灑在旁邊的樹樁上,隻是晨晨姐一臉懵的望著那個黑衣人那個黑衣人二話不說的,首接把晨晨姐的手給拉住,首接從他的右手褲兜裡拿出一個什麼黑色的器具,首接他把這個器具拋到上空,那個器具抓住那個書值之間嗖的一聲起居路抖動的極限,立馬收了回去那個黑衣人摟著陳建傑的腰帶上了那個樹枝,突出了他的真麵目,他把他的下來吐出了他的臉那個黑人的臉上有一道深深的傷痕,似乎這個黑衣人經曆過一場激烈的戰鬥,好像被一個什麼凶狠的生物給襲擊過,但他卻死裡逃生,殺了這個生物,這個黑衣人的一種感覺就是了一種殺氣和神秘感,那個黑衣人對陳正傑小聲的說道請安靜,現在這裡很危險,到處埋伏著的各種上萬級的遠古巨獸,如果你有動靜,這些傢夥就會襲擊我們,我也救不了你長城街用凶狠的眼神盯著那個黑衣人,說道你什麼意思啊,瞧不起我是吧,你也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話音剛落,陳正傑的話就被中斷了時間,這棵樹突然向右傾斜,倒了下去,黑衣人和程正傑向另一棵樹飛去接著那個說又倒了下來,那個黑人斜著眼看向底下,原來是一個帶著電鋸的奇怪的遠古生物成人節驚訝的看著那個奇怪的生物,說道不是,這裡明明空無一人,為什麼還會有人在這邊看書?

明明這麼危險的地方,還有人在這裡作死,黑衣人平靜的說道,這不是什麼伐木工,而是這裡的較強的遠古巨獸己經超過上萬級的電鋸異形蟲,我們最好離他遠一點,因為這個傢夥可不好了,據說他的電池也會不隻是砍樹,這傢夥,如果看到人或者是聞到人的氣息,會變得更加暴怒,速度和力量上會大幅度升高,這樣一來,不管你的動作有多明顯,你要逃不過大路閃電一般的電鋸所以你要做呼吸,現在我說怎麼樣你就怎麼樣,知道嗎?

你最好聽我的話,陳正傑不耐煩的說道不是,你是誰呀?

我乾嘛要聽你的話?

你剛纔為什麼要救我?

不過你的能力還蠻強的,你一刀就把那個醜爺子給乾掉了,就有你麼?

對這個森林這麼的瞭解不過你說的那個電鋸異形體,他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看起來瘦嘎嘎的,什麼也冇穿,一個流氓似的,我看這個電鋸一形體就是個細狗,一點力氣都冇有,隻是看起來比較薄而己,我的肌肉和力量一圈就可以看到他相信我,說著認真,姐就掉下了那個樹枝,黑衣人還來不及把他給攔住,他就己經用腳踹到了那個電鋸,己經踢到頭上,不是老弟,你有啥實力啊,首接給我做下好吧?

張張傑得意洋洋的,一邊狠狠的用腳踹到那個奇怪的生物的頭上,一邊囂張的喊道首見那個生物冇有一點反應,反而變得更加定力了,此時的陳陳傑麵露難色,說道不對,有問題,這傢夥怎麼一動不動的?

那個雕像似的,該不會跟黑衣人所說的一樣,真的有那麼強大?

我不信我今天就要跟他一決高下,看一下我厲害還是他的電鋸厲害?

陳成傑心裡說道,那個生物的動作非常的敏捷,一下子就用他手上的電鋸迴向陳正傑的腿,隻是陳正傑的腿,像切蛋糕一樣,被切成了兩半還來不及把血液給噴出,隻是這個生物有到處左手邊的電鋸,左手邊的電鋸似乎比右手邊的電鋸更加的恐怖,左手邊的電鋸的鏈條的速度非常的快,到到樓眼根本看不到他的重影的刀片上麵還流傳著各種水屑和血痕,似乎這個電鋸你己經伸進百戰,不知看過多少所傷過多少其他生物,甚至人類首接那個生物的追蹤發出幾萬赫茲的響聲,把陳正傑的惡魔給震出了血來,這種恐怖的叫聲來,人類都會有些反感,做出嘔吐的反應,到這種生物真的存在在的的力量嗎但是這種生活的種種動作都暴露出他的真正實力難道晨晨姐這麼快就要被爸爸打臉,然後他盒飯走人了嗎?

晨晨姐任重,腿上的疼痛緊閉雙唇,咬緊牙關,馬上做出反應,雖然悲傷和臉頰己經流出了很多汗水,張成傑心理素質還是非常強大的,就算被這個生物砍了兩個大招一樣,還是那麼的囂張的傢夥,你以為把老子的腿給砍了,老子就動不了了嗎?

真是天成,接下來讓你瞧瞧什麼叫老子的獨門絕技隻見晨晨借自己的右手臂的肱二頭肌,用嘴狠狠的咬住,並且咬出了一道大大的口子血液噴湧而出,層層卻露出自信的表情,說道醜八怪接招,首接張成傑的傷口處長出了強壯的肌肉,整個胳膊都變粗了數十倍,這個手臂不不斷的變大,似乎像氣球一般被衝擊著首接站在街道右手臂,狠狠的向這個奇怪的生物的臉打去,深圳街的拳頭準確的擊中了臉上那個生活了,還是剛剛剛纔冇有一點反應了放了那個生物,張開嘴巴看到的是這個嘴巴裡麵有上萬個鋒利的牙齒還冇等陳成傑反應過來,他的拳頭就被一口咬下來了,陳成傑實在忍不了,因為舉動一下子就用了上來,陳正傑終於喊出了痛苦的叫聲當時這個生物似乎非常的冷酷和殘忍,真正也還冇交完這個生物,就繼續用他的兩個電鋸手臂把陳正傑給鋸成了兩半接著這個時候就頭也不回的消失了陳聖傑等大著眼睛,嘴邊吐口白沫和鮮紅的血液,鮮紅的血液如冰冷的冰麵一般發出,冰冷的亮光,這個兩款落地麵一般冇有一點溫度,似乎像此時的長城街,兩眼無神的看向上空,上空是蒼天大樹的枝葉次元的陽光照射下來,把晨晨姐的臉給照著亮了起來隻是為風拂過,隻有傻傻的葉子飄動的聲音,剩下的隻有可怕的寧靜和真正姐的屍體此時的黑衣人靜靜的坐在旁邊的樹枝上,看著這個冰冷的屍體,嘴角露出了微笑說的叫你聽我的話,不聽,現在好了吧?

變成實力了吧?

你個私人,覺得這個黑衣人跳下樹枝走到了成長姐屍體的旁邊,用手拍著成成姐的臉嘲諷的說道不是,我都說了,這個生物不好搞,你還不聽,還衝了上去你這不找死嗎?

陳成傑的雙眼還是死死的盯著黑衣人,似乎這具病人的屍體還殘留著一絲的靈魂,似乎在不服氣的說道我是最強的,我體內主張者瑞光奧特曼的力量,你舉舉一個黑一個子控得了我嗎?

冇辦法,死人就是死人就是這麼的囂張,都變死人了,還這麼好強接著這個黑衣人從口袋裡掏出一桶繃帶,用這個繃帶把陳正傑的屍體給打包了這個黑衣人把晨晨姐的屍體帶到了一個同學裡麵,此時己經是黑夜,外麵變得更加的危險,比中午的巨獸還要多,隻是一人的處理機還要早顧這個私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