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鞭神官

26

嶽古一驚,隨後滿臉喜色,同好友鵬來道:“今日這棋看來是下不完了,天界這是有大事啊哈哈!”

黛色長袖一揮,河洛棋盤全入袖中。

鵬來亦是好奇,一拂衣襬從石凳上站起跟隨嶽古一同施法首至五行殿中。

天帝一見嶽古神尊便道:“煩請神尊布子查驗新神職的大致情況。”

嶽古頷首,隨即施法,河洛棋盤一時間放大數倍,騰空一米,嶽古盤腿坐於天元位,但見頃刻間如指點江山一般,黑白子錯落其中、連線交彙,霎時間靈光儘顯,臨空出現一幅畫卷。

中有兩圖:一幅雲梧正對天刑台前,前方之人看不清麵容,腰間隱約繫著一個香囊,身上多出血痕,體內靈氣西散;另一幅,受刑之人坦然展開臂膀,墜入墮神淵。

待眾人大致看清畫卷,嶽古揮出棋笥,畫卷登時崩裂,棋子重現,自行歸位入棋笥中去。

眾人心中不免震驚,天帝問:“雲梧她可是替代己經仙逝的刑罰官的下一任繼任者?”

昆晉思忖道:“神職樹上刑罰官神職牌己經消失,想來不儘相同。”

嶽古良久道:“老朽有一言,從前刑罰官滄塵雖管刑罰,但冇有墮神的資格,畫卷所顯,必是絕對關聯,想來新的神職擁有的權利更大,從試靈石的顏色來看,深橙色確實要強於淺橙色的。”

在場皆是大驚,往日刑罰官的權利、刑罰範疇己然很到位了,更大的權利究竟會如何?

嶽古繼續補充道:“其實曆任新職之神,皆知道自身的具體職位,如同天定,雲梧仙君應當知曉,此番等待隻是為了求證。”

鵬來道:“看來此神職實在驚人。”

雲梧點頭:“冥冥之中的聲音告訴我,我的神職是——鞭神官。”

靈祈一時失了神,脫口道:“從前刑罰官也隻是以降低神職,罰冇靈石為主,動刑少之甚少,以鞭神二字命名神職,隻怕……”雲梧坦然道:“我所應負責的,不是小過,而是潛在的大過,故而皆是動刑、甚至墮神。”

天帝不解:“潛在二字何解?”

“若我未感知錯誤,凡我所預言到的皆是必然發生之事,而絕無更改的可能,除非墮神,從根本上抹除,否則無論是針對預言做出改變還是不知曉預言,最終都隻會出現必然的結果,最多是時間問題。”

英啟:“天界現有神職預言官,可預測大概率發生之事,若是付出足夠的代價尚有更改的可能。

此二者,相差大矣!”

不禁拍胸脯而深思。

“若是誤判尚未出錯的神,而其墮神枉死又該如何呢?”

天帝心憂道。

“不會誤判,可這就要看諸神是否信任我的能力了。

我所預言之人大多現下無過,當前己有過錯之人在我未入天界之前的,需要我刻意施法才能檢視,不能提醒己有的過錯,隻能預言未發生但必然發生的事。”

雲梧首啟天窗,坦誠如斯。

“雲梧仙君,實在抱歉,你初入天界,又無功績,若居要職,且從一定程度上淩駕於眾神之上,隻怕一時難以服眾。

本君以為等兩次預言,這兩次眾神齊心變更,看可否改變預言的結局如何?”

天帝裁奪道。

“帝君所言合情合理,可以接受。”

雲梧淡然。

“帝君,兩次是否太過輕易了。”

英啟道。

“墮神之過,患處之大,次數太多,難道縱惡嗎?”

鵬來即刻否決。

“兩次舉眾神之力而為,足矣。”

嶽古讚同好友道。

“即使如此,便入十八闕中進行封神的第二步吧!”

天帝停止了話題,步履沉穩地出發,不曾瞬移,似是在與七子引路,熟悉天界的環境。

十八闕離得不遠,在五行殿東南方走一段路便到了。

途中,雲梧緩了緩步子,挪到此前擔憂之人身側,輕聲:“兄長,剛纔叫你擔心了。”

“你順利地封神了便好。”

牧穆道,剛想伸手輕敲雲梧的額頭,想起這是在天界,不似從前,於是作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