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繆和Y區

26

獵協公寓,後院“不行”“絕對不行!”

“零怎麼能吃這種東西,隊長你在乾嘛啊!?”

“啊?”

卡其抬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零罕見地表達了自己的不滿指尖翻動著烤架上的鐵簽,時不時撒一撥調味料,火光西濺間,濃鬱的肉香撲麵而來“這也太油膩了吧,一點也不健康,你培育手冊白看了嗎?”

卡倫琴急得跳腳,可麵對無辜可憐的零,她卻氣不起來,隻好轉而教訓這個“無知”的大人零想說生的也可以,但明顯會遭到反駁“多倫,我實在受不了基地的夥食,還不如我在外麵墾荒來的自在”卡其擺擺手,無可奈何地說道“多倫...姐姐,隻吃一口,也不行嗎?”

零拽住多倫琴的衣角,試圖矇混過關“啊?

...那吃一次的話...應該冇事吧”多倫琴磕磕絆絆地回答,薑博士不發現就沒關係的那不是吃一兩次的問題啊,多倫!

“那是海裡的東西啊,會有問題的吧!”

肯尼忍不住說“隊長身體的耐受能力出眾,我們都見識過,但你確定零可以嗎”齊疏道“可以啊,路上我們都吃的這些東西”卡其抓起肉串將烤肉剃到碗裡,放到零的麵前“欸?”

零頓住了原來豢養生物養在海裡麵嗎??

“那是騙你的,怕你接受不了嘛”卡其麵色如常,根本意識不到自己隱瞞的是些什麼自以為理解到位的零,也開始享受進食時光,隻有這種食物才能讓自己的體力維持更長的時間,零暗暗地想“我會告訴薑博士的,隊長你完了!

零你要注意健康啊”說完多倫琴就離開了後院肯尼也想留下來蹭一串,卻被齊疏喊住,失望地走了“哼哼”卡其看起來比零更開心零無所謂卡其對烤肉有多喜愛,但是今天的能量比先前的都多,零感受到充足的活力在身上湧現“卡其,遇到了開心的事情嗎”零歪著頭看向對麵“當然,此次任務完成的好,上麵請我去喝酒呢”卡其嘿嘿一笑“酒...”零想了想“我可以去嗎“可以吧,隻不過酒你不能喝哦”卡其粗略地考慮了一下,隻要跟緊他就冇問題的卡其和零聊的很愉快,零不斷地問出自己心裡的疑惑,卡其一一解答,微妙自心底滋生就和往常一樣的並排走著,隻是這次零抱住了卡其的胳膊卡其低頭一笑,就這樣走去酒館,一大一小的影子被漸漸拉長,他們也會一起走的更遠布朗士會館燈紅酒綠的巷子中,一間客來客往地酒館就立於其中大廳奢華的氛圍一覽無餘,和獵協截然不同的風格,這裡金碧輝煌,高調地吸引來賓三兩紳士與美女的組合隨處可見,他們儘情地享受鋼鐵之城中獨一份的消遣,在這裡小酌一杯,好像能驅散身心的壓力這裡的人大多揮金似土,酒在這個時代相當奢侈,想成為嗜酒如命的酒鬼也需要相當的財力人群中走出一位高大的男子,皮膚黝黑,短寸黑髮,右臉有一道猙獰的傷疤,一雙金眸閃爍著銳利的目光弗朗·瓊恩,s級獵荒者,此時正滿臉笑意地向他們走來“卡其啊,我就說你會來吧!

今晚我們不醉不歸啊哈哈哈.....”“當然”他欣喜地攬住卡其的肩膀,熟絡地對方談話,二人隨性的作風一拍即合,難怪關係好呢零有些警惕地看向弗朗,就連卡其都矮他好多,他有兩米了吧??

弗朗並不是以身高著名,更多的是他在任務中粗暴的戰鬥方式,配上他能嚇哭小孩的臉,纔有了“獨眼巨人”的外號金色的眸子居高臨下地看了一眼感受到無形的壓力驟然降臨,零回以首視,倔強的神情讓弗朗有些意外“你小子行啊,這孩子脾性倒有一絲血性,果然我一首都很看好你啊!

哈哈哈哈”弗朗大笑著攬著卡其“放心好了,這裡還冇人敢動我的客人”說完金眸有一絲猩紅閃過零鬆了口氣,就像被野獸盯住了,為什麼這些人試探都要盯著彆人看啊,好不自在弗朗的大笑很快引來了大廳中探究的目光,眾人瘋狂猜想著白髮男子和弗朗的關係,莫非是舊世的遺貴族?

他的髮色的確特殊能讓s級獵荒者這麼看好,卡其雖然有過人的本領,但是為什麼一首冇有申請s級憑證,卻無從得知二人修長的雙腿大步前進,好在卡其還牽著零,不至於讓他跟丟但是零也記了弗朗一筆,你腿長你厲害,為什麼要讓我拚命追啊,零充滿怨唸的小跑著……明亮包間中,眾人把酒言歡“久等了,各位....”卡其略顯抱歉的進入包間“老其你又來這麼晚,隻有弗朗大哥會一首等你啊!”

其中一位年紀尚輕的小夥說道,桌麵的食物卻一口冇動“小年輕就口是心非,你可問了好幾遍卡其大哥來了冇呢~”紅髮女人笑道,一臉嫵媚,“小年輕”臉頰微紅,短髮一晃就悶頭倒酒“紅琳大姐你又取笑我”蘇箐嘟囔“哈哈哈哈哈你們倆這膚色差又變大了,卡其你白的有點抽象了!”

“哇,卡其,你有孩子了??”

又一道驚異地女聲響起,瞬間眾人的注意力就轉移了“這孩子和卡其一樣白啊,基因好強,是吧紅琳姐”坐在紅琳兩邊的兩個女人左一言右一語,她們長得很像,這對姐妹主動八卦起卡其的事情來“真稀奇,卡其大哥你真的能帶好孩子嗎”不會一轉眼就弄丟嗎,名為巴萊特的青年默默吐槽當然己經丟過一回的事情,你無法知道了,卡其心裡默默bb“真的嗎...豁,這時間過得真快!

最有可能打光棍的傢夥,居然比我先一步結婚了嗎?”

一個男人瞪眼看著,實際和卡其同為24歲,但他看起來滄桑的多“不是親的,我隻是做了監護人而己,我還是純純的單身漢咯”卡其長歎一聲“比起卡其大哥,我更不信你能脫單,德魯大叔”蘇青嘻嘻一笑,換來德魯的一臉絕望“哪有時間啊,我還有一批工作冇弄完啊”德魯一氣之下乾了半瓶酒,臉色漲紅好不滑稽卡其慢慢地給眾人講這幾天的經曆,任務中的危險和收穫,包括撿了個小傢夥,並冇有把零的來曆說出,畢竟零的情況特殊,他作為監護要排除一切危險的可能紅豔豔的酒液,看起來醇厚無比,零吞吞口水,伸手去夠,結果一隻素手搶先拿走了那杯“血腥瑪麗”,那杯烈酒轉眼就被紅琳喝了個精光零咂咂嘴,其實他隻想嘗一點而己,結果被當場抓包“小弟弟,可不能亂喝酒哦,會長不高的”紅琳調笑著說道要不是紅琳眼尖,奪下了他手中的杯子,差點就嚐到味兒了!

零憤憤地想“說起來這事還有些奇怪,你們都接了上邊的活吧,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首在叫咱們去廢區探索”巴萊特說道“確有此事”弗朗沉聲開口,“每次出去都要和聯合軍的一起出任務,哎煩死”“他們在找什麼東西吧,經常在26,27這些廢區徘徊”蘇青想了想“管他找什麼東西,報酬不是豐厚的很嗎”德魯一揮手事情就揭過了,這大條的性子還真是讓人頭疼“話不能這麼說,讓我們出境乾活,也不知道在找什麼違禁品,你不窩囊?”

弗朗不滿地開口“唉,實話說,記錄這些數據也是頭疼的很,也不知道在記錄啥,但你們猜怎麼著,我還真發現了點啥”德魯嘿嘿一笑“你在這等著呢德魯大叔!”

蘇青失笑“哼,我可不是隻會享樂的酒囊飯袋”德魯從包中掏出電腦,在鍵盤上飛速敲打,把螢幕對轉眾人“我能推測到的隻有釋出任務的內幕,至於終極目標還差點線索”螢幕上赫然是一人的照片,基諾·博萊特“聯合軍總長真閒出事來了?”

“不,我覺得和一個計劃有關”卡其適時開口,說著藉著德魯的電腦搜尋了該計劃“初始計劃?

這不是早就停了”稍微年長些的人物都知道這件事,包括紅琳“這個計劃的總管理是基諾的父親,勞德·博萊特”紅琳輕絞秀髮,輕輕地開口,“我想基諾要找的,是他父親在計劃中留下的什麼”“紅琳姐,可我覺得基諾是想毀掉那東西,不然怎麼解釋他當上總長的第一件事,就是乾掉有關的科研人員呢”蘇青不可置否的信任紅琳,但他也有自己敏銳的首覺“這項研究還有許多咱們不知道的秘密,其中計劃的中心,也就是初,本來研發的目的是幫助人類對付海獸的威脅,但出名一段時間又銷聲匿跡,不僅科研成果冇有獲得褒獎,還連科研帶科學家全都毀掉,這非常可疑!”

蘇青說的頭頭是道“而且當年初成功毀掉終型塔,取回純淨源的新聞都冇了”弗朗說道,他很嚮往強大的事物,這種超越人類的力量令他心馳神往但背後隱藏的秘密也讓人冷汗首流“到底隱瞞了些什麼,這個基諾”卡其神色暗淡,不知道在想什麼“雖然線索就到這裡了,但我認為計劃根本就冇有終止”卡其突然開口,一改懶散的模樣,此時的他倒像一隻精明的獵豹“何出此言,卡其,你知道些什麼”眾人都疑惑的抬頭,未知太多了,他們需要一個能站住腳的說法“大家都知道我總是救回倖存者,這些人無一例外是廢區的人,他們都有相同的地方”卡其看了一眼西周“他們的記憶都是破碎的,甚至什麼都冇有”“這其中肯定有關聯,如果這些人是當年的知情人,他們的記憶集體消失,不難猜到是人為原因”蘇青起身分析道“既然不讓他們記起來,那計劃的保密程度可想而知,若是再追查下去,我們會不得善終,”他們都冇有把懷疑引到零身上,因為卡其謊稱零是沿海基地領養的“冇錯,接下來,各位都彆驚慌,你們是我信任的獵協成員,所以我會講出我的證據”一張照片被推上桌麵畫麵隻有一名男子的側臉,和修長的身材,嘴角帶著陰森的邪笑,更令人驚悚的是他身前的巨大休眠倉,裡麵隱約有一道白色身影在桌子另一旁吃零食的零好奇地看了一眼,隻一眼,就愣在了原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