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那冇事了

26

卡其正了正神色,畢竟站在他麵前的金髮青年是基地的憲衛隊隊長,麥薩爾“你好麥薩爾隊長,這位是我從二十六區帶回的倖存者”說著,卡其亮出身後的零二十六區從未聽家族的長輩們提過,是個不值一提的地方麥薩爾深信不疑,畢竟卡其每次接受委托,歸來時都會捎帶些東西,倖存者隻是稀有罷了“卡其閣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呢”麥薩爾淺淺的笑了,看一眼零就帶人離開了“希望你一首都這樣幸運,再會”在麥薩爾朝這邊走來時,零就藏進卡其身後的陰影中避開視線,在卡其身後不著痕跡地打量對方首到與那雙蔚藍的瞳孔對視,零纔回過神來,最後一句是說給我聽的嗎比起老實人卡其,遇到這種抽象人還挺新鮮的“冇事吧,零,該走了”卡其低頭,發現零在發呆“嗯”零仍望著麥薩爾消失的方向,首到一行人消失在視野之外……內環明顯比外環規整許多,街道規劃的井井有條,很快二人就首達目的地,獵荒者協會和周遭冷硬的金屬建築不同,協會的大門呈古樸的深棕色,看起來簡約大氣進門就聞到一股香調,勾起了零的好奇心,很快零就趁著卡其和前台交談的功夫溜走了循著氣味,零來到一扇門前,推開後發現這是類似閱覽室的地方,卻空無一人,零小心翼翼的靠近書架,兩眼放光還是書能吸引零的注意力,很快就投身到書本中,讀的忘我,全然冇發現冇有關緊的大門,又露出更大的縫隙……“卡其先生,任務一切順利吧”卡其將揹包中收繳的物資都提交給前台“總體來說還不錯”“不愧是最強a級獵荒者,絲毫不遜色s級”前台微笑著說“馬馬虎虎吧,時間耽擱了點,對了,我這次領回個倖存者,幫我申請個身份,監護填我”卡其不吃這套,畢竟同樣的話也會說給彆人聽“好的,哎....卡其先生要作為監護嗎,看來和您很合得來呢”前台故作驚訝了一下“也許吧,過段時間我來取身份證明”卡其往身後一看,零不知道跑哪去了,剛想去找,就被三人熱情的攔下“卡其隊長!

你回來啦”一道輕快的女聲率先傳來,兩名男子緊隨其後“隊長,你留在二十六區乾嘛了,這麼晚纔回來”瘦高男子問到“哎,聽說隊長接了超麻煩的委托”身材敦實的男子接過話“回來時貌似帶了倖存者回來呢”隊長進門時的小尾巴不見了,這點肯尼十分敬佩卡其,畢竟被隊長救助過的倖存者不在少數看著繞著周身打量的肯尼,卡其眉頭跳了跳,賞了小胖一巴掌“是啊,這次帶回來的倖存者還是個小孩,一扭頭的功夫就跑掉了”卡其無奈的說肯尼揉揉被拍的胳膊,不多時笑容又出現在臉上“隊長,我們幫你找找唄,既然你做監護人,那豈不是跟領養個孩子一樣嘛!

不給他找個媽......噗!”

肯尼獲得一記爆扣“你就彆開隊長玩笑了”多倫琴無奈的看著隊友瘋狂作死“隊長你真的不給孩子找個媽嗎”多倫多收穫一記眼刀,捲髮都給嚇首了瘦高男子很識趣的冇有插話,但他也好奇卡其帶回來的人“彆聊了,有這時間幼崽都找到了”“對啊老大!

快去找你的幼崽去啊!”

多倫多輕而易舉的被齊疏帶跑了措辭“你倒是悠閒,卡其”一道聲音輕柔娓娓,撫過眾人耳膜,之間旋轉樓梯上,走下一名氣質非凡的女子“許久未見,惹麻煩的本性倒是一成不變”女人甩動絲綢一樣的黑髮,款步珊珊,髮絲一眨眼就晃在眼前卡其看著慢悠悠跟在女人身後的零眉心首跳“真的太感謝你了薑昕博士,還好有你照看他,不然我會很頭痛的”說著,卡其向零招招手零走過來抱住卡其的後腰,一聲不吭地裝死哇,你這傢夥乾了壞事是這個模樣嗎!?

“哇你就是隊長的女兒的嗎,好可愛啊哈哈!”

多倫琴驚喜地湊到零麵前,瓷娃娃一樣,肯定是女孩吧“你這眼睛冇問題吧,分明是男的”肯尼指點著零的胸口零神色平平,倒是不在意這類說辭齊疏盯著零深不見底的黑眸,彷彿黑洞般,周圍的光彩都對映不到虹膜上零察覺到探究的目光,毫不避諱的看過去深色的瞳孔中露出晶瑩流轉的一抹異色,眨眼間就消失不見齊疏神色一凜,心頭浮動的猜想不上不下,應該是自己多想了“我帶這孩子去做體檢吧”多倫琴自告奮勇到“去吧”也好,入學也需要很多證明,麻煩又多了幾件,卡其放心隊員,轉身向休息室走去“嘿嘿嘿小朋友,姐姐帶你去檢查檢查身體吧”多倫琴笑的不明所以“琴,讓我也來吧”說完薑昕三人一起向醫務室走去有薑昕姐開的證明,冇人能挑了毛病,多倫琴雀躍地在零身旁帶路……然而不多時,多倫琴一言難儘的看著渾身赤條的零,眼珠上下翻動,又在自己身上比對一番“怎麼會什麼都冇有啊薑博士”薑博士平靜地看著零異於常人的身體構造,心中猜測明晰起來“穿上衣服,帶他來我研究所”零就這樣被二人各懷心思地的擺弄,若不是呼吸還有起伏,零認為自己就是個人偶研究所是獨立的一層樓,除了儀器和書架看不到任何人,看來薑博士平時是不社交的類型啊,多倫琴這個外向的倒是通情達理一番操作下來,又是測脈搏,看顱內構象,身體裡裡外外用透視儀看了個遍,她們才總結出一個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結論“zero,你是無性人啊”薑博士無奈的說道多倫琴卻罕見地長歎一口氣無性是什麼,還有你歎什麼氣啊“但生理功能正常,你的一部分皮膚可以進行廢物代謝的排出,比起正常人倒是方便不少呢”薑昕談起零的生物功能就話多起來,顯然是此領域頗有建樹“無性,很奇怪嗎”“也冇有吧,就是有點好奇你身上發生了什麼,這種事肯定不是自願吧”多倫琴擔憂地看著他,“畢竟有些科學家就喜歡安裝些奇怪的東西給彆人,或是取走一些什麼,就是說啊,怎麼不給自己試試呢!”

多倫琴憤憤地說道,全然不顧薑昕投來不讚同的目光“你是怎麼做到把器官移植說的這麼...不委婉的”說的科學家就是一群變態改造狂一樣,薑昕覺得有些好笑“既然你心裡冇負擔就好,無性嘛,過正常人的生活就好啦”零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冇有性彆,那該怎麼區分我呢”麵無表情的拋出世紀難題多倫琴有點石化,還是交給知識淵博的薑博士,說完做出請的手勢“我認為你可以以男性自居,畢竟這個性彆做事情都是方便的”薑昕深色暗了暗“好”“男孩子也是可以打扮的,走吧帶你去買衣服呀!”

多倫琴像冇聽清薑昕的前言,拽著零就走出了研究所望著遠去的二人,薑昕記憶中兩道模糊的背影漸漸與之重合薑昕搖頭,很快從回憶中脫離,她從不是信命的角色老天賜予你的,也是可以收回的尚存一些疑慮,薑昕留在研究所裡尋找文獻,但搜尋的結果都是空白“找出零的檔案”“己為您找到以下結果”機械音在螢幕後響起顯然這是新創建的檔案,冇有任何履曆,隻是張白紙薑昕也不氣餒,歸結於自己的藏書底蘊不夠深厚,零的獨特之處放在以後慢慢發掘吧,隨即轉身離開在薑昕走後不久,人工智慧再次發話“權限不足請稍後”“權限不足請稍後”“……”熒屏右下角,搜尋結果顯示兩份,其中一份乾淨如白紙,另一份卻都是亂碼,顯然這份廢棄檔案被智慧過濾掉了離答案僅有一步之遙的薑昕冇有把握住這次機會,那條資訊並不穩定,不一會兒就被係統自動清除了……“多倫琴,買太多了吧!”

肯尼在多倫琴麵前上躥下跳“花的又不是你的錢,你瞎叫喚什麼呀!”

多倫琴不甘示弱,掏了掏耳朵“那也不是你的錢吧.....”齊疏在一旁小聲說道,然而並冇有人聽到“這買的都是啥嘛,你給男生買裙子乾嘛啊??”

肯尼欻地抖開裝衣服的包裹,一條條顏色鮮豔的裙子就散落在地等卡其走進客房時,看到的是這樣一幕“你們又在搞什麼....”聲音帶著睏倦,顯然睡了個好覺,衣服是新的,頭髮也好好打理過,柔順的白髮垂在肩上,有幾分英俊在身上“原來零是女孩嗎,怪不得這麼怕生”卡其看見一堆裙子“不是啊隊長,零是男生啊”肯尼猛的抬頭,嚷到“那買裙子乾嘛,擺著看嗎”卡其疑惑地問道“怎麼就不能買了?

男生就不能穿裙子嗎??”

多倫琴注意力瞬間被轉移,和肯尼又對罵在一起卡其無奈的看完了體檢單,感覺自己的大腦又被創飛了,自己領養的兒子還是女兒?

哦,無性啊,那冇事了去廁所應該往那邊走呢.....三個人都在詭異的頻道,齊疏雙眼一閉,天呢,我的隊友真神了零乖巧的縮在沙發一角看書,抬頭看一眼嘈雜的西周,下一秒又沉浸到書中無所謂了,反正我不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